与诸子登岘山

唐代/孟浩然唐诗三百首阅读:1549

诗词原文:

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江山留胜迹,我辈复登临。

水落鱼梁浅,天寒梦泽深。羊公碑尚在,读罢泪沾襟。(尚在 一作:字在)

译文翻译:

人间的事情都有更替变化,来来往往的时日形成古今。

江山各处保留的名胜古迹,而今我们又可以登攀亲临。

鱼梁洲因水落而露出江面,云梦泽由天寒而迷濛幽深。

羊祜碑如今依然巍峨矗立,读罢碑文泪水沾湿了衣襟。

注释解释:

岘(xiàn)山:一名岘首山,在今湖北襄阳城以南。诸子:指诗人的几个朋友。

代谢:交替变化。

往来:旧的去,新的来。

复登临:对羊祜曾登岘山而言。登临:登山观看。

鱼梁:沙洲名,在襄阳鹿门山的沔水中。

梦泽:云梦泽,古大泽,即今江汉平原。

字:一作“尚”。

羊公碑:后人为纪念西晋名将羊祜​而建。羊​祜​镇守襄阳时,常与友人到岘山饮酒诗赋,有过江山依旧人事短暂的感伤。

创作背景:

《与诸子登岘山》即创作于诗人在家乡隐居读书、写诗自娱期间。诗人与几个朋友登上岘山游玩,凭吊羊公碑,想起羊祜说过的“自有宇宙,便有此山,由来贤者胜士登此远望如我与卿着,皆湮灭无闻,使人伤悲”的话,正与诗人的处境正相吻合。由此借古抒怀,写下了这首诗。

诗文赏析:

《与诸子登岘山》是一首触景伤情的感怀之作,据(晋书·羊枯传》,规山,是襄阳名胜,晋代羊枯镇守襄阳时,常到此山与友人饮酒赋诗,感怀人生短暂。半祜在襄阳颜有政绩,羊死后百姓在规山建碑立庙来纪念他。古时即有“岁时飨祭焉。望其碑者,莫不流涕”,诗人登上呢山,见到羊公碑,也自然想到了羊祜。于是吊古伤今,想到自己空有抱负,求任不遇,不觉分外悲伤,滑然泪下,而作此诗首联揭题,富有哲理。人类社会一直在发展变化,大到朝代更替,小到一家兴衰,世事总是在无休止地变化着,这是不可逆转的自然法则。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古往今来,时光的流逝也是不可逆转的。这一联诗人感慨世事光阴,引发茫茫心事。

联暗离羊枯放事。诗人登上峴山,看到了羊枯庙和泪碑,他不禁想到羊枯登山说的:“自有字宙,便有此山。由来贤者胜士,登此远望,如我与卿者多矣,皆湮灭无闻,使人伤悲!”前人立庙树碑流芳千古,自己到如今仍默默无闻,死后也将“湮灭无闻”,不免黯然伤情这一联前句承“古”字,后句承“今”字,写出登临引发了诗人的感伤情绪颈联写登山远望,诗人感慨万千后,放眼远望峴山周围景色。只见汉水奔流不息,但现在河水清浅,水落石出,渔梁洲露出了水面。更远处的云梦泽辽阔无边,天寒水清,更觉湖泊深远阴森,古代“云梦”并称,在湖北省的大江南、北,江南为“梦泽”,江北为“云泽”,后来大部淤积成陆地,今洪湖、梁子湖等数十湖泊,皆为云梦遗迹。在规山看不到梦泽,这里是用来借

指一般潮泊和沼泽地。诗人登山远望,严冬的萧条景象令诗人发出时光飞逝,“人生几何”的感慨,抒发自己空有抱负而无处施展的伤感情怀。

尾联蕴含诗人复杂情感。羊枯是晋初的名将,诗人在盛唐,相隔四百多年。羊祜因政绩卓著,深得民心,虽朝代更替,人事变迁,但羊公碑至今还屹立在岘山上,令人敬仰。诗人想到自己此时仍是“布衣”,空有匡世济国的愿望,却报国无门,无所作为,死后更是湮没于历史之中,这与“尚在”的,与江山同不朽的羊公碑相比,令人感伤不已,因此不免“读罢泪沾襟”了。

全诗借古抒怀,感情深沉,平淡中见深远。前两联具有哲理性,后两联绘景,富有形象。清沈德潜评孟浩然诗词:“从静悟中得之,故语淡而味终不薄。”这首诗即能很好体现这一特点。

孟浩然简介
孟浩然:孟浩然(689-740),男,汉族,唐代诗人。本名不详(一说名浩),字浩然,襄州襄阳(今湖北襄阳)人,世称“孟襄阳”。浩然,少好节义,喜济人患难,工于诗。年四十游京师,唐玄宗诏咏其诗,至“不才明主弃”之语,玄宗谓:“卿自不求仕,朕未尝弃卿,奈何诬我?”因放还未仕,后隐居鹿门山...[查看详细]
孟浩然诗词
孟浩然名句
最新更新
热门点击

Copyright 2020 234wang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备案号:豫ICP备19046752号-2